image.jpeg   

近期忙碌之餘竟不覺時間已至四月下旬想起最近發生的

每件事情都是預料之外的驚嚇!不得不感嘆生命的無常!

2016新年將至 又到了回台灣看雙親的時候

走出桃園機場 人依舊 心依舊 愛依舊 歸家的心似箭 走進家門  

㕑房裡飄出鹵味的肉香 每次回來媽媽都會讓我享受到各種家鄕的美味

image.jpeg

電話鈴響了⋯是振興醫院䕶士 找媽媽 通知她24小時心臟圖報告出來

情況不佳! 最好在過年前動手術 裝心臟調節器 終於定下1月27日住院

身體檢查 28日動手術 留院觀察三日31日出院 共五日回家可過個快樂年!

image.jpeg    

 坐在手術等候大廳 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面的電視銀幕

"手術準備中"手術進行中"手術完畢" 廣播中忽然聽到媽媽的名字

要求家屬去手術室門前等候 振興江副院長告訴我手術十分順利

image.jpeg  

96歲老爸不放心來探望媽媽 親親的對她説

晚上我來陪妳睡 有我在 我知道妳會覺得比較更有安全感?

從來都沒有這麼多的時間單獨陪伴媽媽24小時病房照料過程中

辛苦疲憊不請看䕶不是因為「孝順」而是有說不出的溫暖欣慰與滿足

父母生病真的很考驗兒女的意志 這時候就想多幾個兄弟相互扶持就好了

image.jpeg  

出院回家第一頓晚餐

能與倆佬吃上一頓晚餐想起來應該是件容易的事

但對漂泊海外為人子女來說 卻是多麼不易的事!

image.png  

陪著老爸去剪頭髮準備迎接新年的到來老板娘叫爺爺起身準備洗頭囉!

只見父親抬起右腳停頓住 跟著對我說我的左手左腳都沒力動不了!

就這樣目睹父親中風 跟著救䕶車到台大急診室 

我的心 七上八下 忐忑不安 扑通扑通的亂跳

天啊!是怎麼回事?急診室爆滿 ⋯等了2個多小時

做電腦斷層掃描 確定父親腦出血 要留院觀察等病房

急診室溫度特冷又缺棉被就算沒病都會冷出病來

何況96歲老人家!終於吵架成功為他爭取到烤燈!

image.png  

隔日下午轉到普通病房 老爸生性樂觀從不言放棄

一直問我⋯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出院回家過年!

次曰醫生來房問 爺爺 您叫什麼名字!您現在是在那裡!

您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老爸面帶笑容回答著

還揮揮左手舉起左腳抬了抬腿跟醫生說他很好

他想請假回家洗澡然後再回醫院 我暗笑 老爸 老爸啊!

醫生說爺爺您年齡大身子弱 還要住院幾天才行哦!

4日下午床頭的各種儀器顯示著不同的數字老爸被二個䕶士

image.jpeg  

飛快的推著病床跑到電腦斷層掃描醫生告訴我大量的腦出血

他已不省人事沒有痛苦 血壓心跳都在遞減心電圖只剩微弱的起伏

我木然的站在那裡怎麼可能那麼快? 那個三天前還與我談笑風生的老爸

血壓沒有了 心跳的數字越來越低很快心電圖變成了平直的一條線

老爸的手依然在我的手掌中 我一直陪在父親的身邊到最後一口氣!

2016年2月5日早上8:54分 醫生宣告"節哀" 快去準備后事吧!

我知道我沒有時間悲傷 甚至連哭的時間都沒有

越是這樣的時刻越要冷靜因為很多事等待著我處理

我將如何把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告訴媽媽及美國四個兄弟

接著我在醫院前樓后樓樓上樓下幾處奔走

終於拿到死亡証明也辦理了結賬手續

慶幸當時得到那麼多的善因緣及善知識的指引協助

感謝台大醫院可供助念的場地與時間 感謝諾那華藏精舍的師兄

為爸爸戴上法寶 金剛砂 蓋上印了菩薩密咒的往生被

開始念佛 早上10:00-下午6:00 八個小時

讓我在決定爸爸是否能往生净土最重要最關鍵的一刻

可以不慌不亂的在梵唄佛號中莊嚴圓滿

現在唯一要擔心的是老媽的反應 我實在擔心她的承受力

我走進衛生間從鏡子裡看到自己憔悴的臉和紅腫的眼睛

趕快用熱水敷眼睛化了淡淡的妝試圖明蓋滿臉的疲憊

希望眼光鋭利的老媽看不出破碇 此時的我異常冷靜

image  

緊緊的⋯擁抱著媽媽⋯這時無需再説一個字⋯她已經完全明白

我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低聲説:爸爸走得很安詳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妳

所以妳要多保重讓他放心 所有的后事工作都安排好 兄弟及孫子們

明天美國都會回來 也許聽到四個兒子要回來 老媽平靜了許多

我忐忑不安的心終於放下 能夠一心一意的悲傷也是一件奢侈的事

image.jpeg  

陽光普照下我們在安詳㕔家祭

淚眼婆娑中完成了父親告別儀式

image.jpeg  

一切依照佛制儀式為父親辦完他老人家的最後歸程隨著

「南摩阿彌陀佛」的佛號一路前往火葬場 火葬場裡擠滿了人

等了一個多小時輪到父親了!棺木被兩個工作人員緩緩推進了火化

我只有用淚眼送老爸最后一程 那一刻悲痛欲絕 那一刻萬般不捨

「爸爸」請您趕快離開 您的身體跟著佛菩薩走

要進去火化了 爸爸! 快走啊!爸爸!快走啊!

image.jpeg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 大大的棺木早已不見蹤影

細長的鉄盤上是一副觸目驚心的尸骨兩條腿骨清晰可見長長的

還有頭蓋骨一片片的白顏色我們望著工作人員拿著工具認真地收集骨灰

家人也各選一片骨 整齊地放在裡面 裝進紅顏色緞袋 火化後的父親

一生所有的美麗 盡在這不到兩斤重的骨頭 骨灰 潔白如象牙!

image.jpeg   

車在高速公路疾馳回家的路上

大哥捧著骨灰罈 二哥拿著父親的遺像

小心翼翼生怕有一點閃失 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的沈重⋯

這一刻 眼前 一直是老爸的身影 他的微笑 他的話語

他的幽默 他的堅強 此時此刻我 是如此地想念您⋯

image.jpeg

回到紐約的第一天是剛過完清明節

這一刻我淚流滿面! 老爸~您還好吧!

我是那麼的想念您愛您 如果

有來世還做您的女兒 "爸爸"我愛您  

 image.jpe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羅芳 的頭像
羅芳

羅芳珍藏記憶

羅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